機緣

一直認為多種人格特質的建立、改變,無非是需要一些機緣,強求未必能得道

心靈的暗洞

每一個人心靈中都有個洞,需要被灌溉的份量不同,有人需要河川的激流,有些則需要海洋的溫潤,投其所好,無法兩者兼得;激起浪花是短急的川流,推動洋流是潮汐的溫度,每個人期盼的另一半都不同,多少人問過自己心靈暗洞的深度?

Flowers for Algernon


任何有常識的人都會記得迷亂的眼睛可以區分為兩類,而且是由兩種原因造成的;不是自光明進入黑暗,就是自黑暗進入光明,這些心靈之眼與肉體之眼完全真實;記得這些事情的人,在見到眼神困惑而又微弱的人時,並不會因此而取笑這個人。首先,他會問這個人的靈魂是否自更光明的生活進入黑暗的世界,因為還不習慣黑暗而無法看見,或是剛自黑暗的生活進入光明的生活,由於太亮而目眩。因此,他會以所處的條件與生存環境判斷別人是否快樂;然後,以此同情別人。或是,如果他對於一個從黑暗進入光明的靈魂產生取笑之心,那他就有更多的理由去取笑自光明返回黑暗的人。
──柏拉圖‧理想國
這段柏拉圖在理想國中所描述的一段話,被 Daniel Keyes 在 Flowers for Algernon 一書中當做楔子引用。

因緣際會下開始閱讀它,如同其他讀者撰寫的書評,閱讀這本書是一段鼻酸且苦痛的過程。

書中的主角輕度智障,在經過手術後短時間內智商迅速的成長,但世間的險惡卻使他不如低能時快樂。

過去無法理解的語言、資訊、人際關係,藉由智商的成長使他瞬間理解過去身旁的好友,其實不過祇是為了嘲弄取笑他,或是發現自己一直都是同事背著老闆偷錢的共犯,總總社會的險惡與道德的黑暗面,是他過去從來不曾經歷過、理解過的,這讓他困惑且驚慌所措。

如作者引述的柏拉圖理想國的短文,主角在智力的成長好比從無知的黑暗走向光明的提升,但另一方面,理解複雜的人際關係與社會的陰險無情,卻是從光明大道步入黑暗洞穴裡。


媒問題


都市更新立法的背景,其中很重要的一點,是為了改善921地震前建房子,這些房子所使用的建築法規是很低的標準。

都更條例,是由內政部起草,經過立法院,由立法院通過以後總統頒佈的。如果眾民真要罵惡法,那麼箭頭只對準郝市長,看起來並不是太厚道。應該把當初起草的內政部長與投票通過的立法委員名單,別忘了還有當時的總統也一起幹瞧才公平。對了,也該順便幹瞧一下自己,如果你投的立法委員也剛好在都更法條中持贊成意見的話。

王先生在2009年至今年向北市府提告,經過三審定讞,判決書內容說明來龍去脈,仔細提出每一項王先生提出的疑惑與認為遭受侵權的事項,北市府提出意見,建設公司提出大宗郵件掛號信件證明...等等,自己去看。

台北市政府只是執行單位,真正的主管機關是內政部,而在2009年至2012年間有七次以上的公文來往內政部,希望修正都市計畫法,使都更條例中不要指定台北市政府代為拆除,全部遭到內政部駁回。最後2012年三月五日,也就是現任內政部部長李先生回覆北市府「都市更新法並沒有違憲,如果不按照現行都更條例拆除的話,市政府是殆忽職守」,不是郝先生賦予北市府拆除房子的權力,是中央。

假如台北市發生嚴重的地震,很多人死於非命,那麼抗爭的人們願意懺悔嗎?這些人可能是間接加害殺人罪。家人的記憶該被尊重,憲法的財產權也該被尊重。

不論結果真相如何,如果聽信媒體的話,用自己的肉身去擋鐵打的推土機,那祝你幸福。

媒體的手法把整件事情帶向高潮,民眾被高潮的快感刺激著不斷向前衝刺、咒罵,媒體再回頭播放咒罵的聲音、衝刺的力道,不斷輪迴,很巧的,我們就是吃這套。

何方

深吸了一口濃煙,皺眉望著天,想問問你在何方?

每一個父母都愛他的孩子嗎?


前天我問女兒:「每一個父母都愛他的孩子嗎?」
她毫不猶豫地回答:「不是。」
為什麼?
「有些人自己的心理都是很不健康的,
或是自己的生活都亂糟糟的,他們要怎麼愛孩子?」

「天下無不是的父母」,我從來就不相信這句話。

引用:汪培珽‧愛孩子也愛自己的7堂課




所幸如果有人在我小時候問這問題,我可能會毫不猶豫的說:「是。」
為什麼?
因為我的父母心理是健康的、生活井然有序,並且愛我及包容我。

prove

If you wanna prove yourself, make sure what situation you are. Or you just degrade yourself.

無形惡魔

有時與惡魔談定條件後,轉身後馬上就後悔了決定;而惡魔是在心中,是自己放縱牠出現,也是放縱自己談判的。

快樂的洞察

有時極其恨死一個人,放下的方法便是過濾對方的那些偏見啊、嘲諷啊、自衛心理啊、攻擊性啊,試著直接看見對方最原始的目的、想法,這麼一來會好過些。

堅持著

若你發現自己混亂不堪、受眼神綁手綁腳、厭惡人群時,試著回想自己犯下的第一個錯;如果找不到,那就堅持下去。